一起来看《傲世九重天》吧229900夜明珠预测

发布时间:2019-11-01

  “楚阳,九劫剑这等天下第一神物在你手上,纯属浪费,多少年了,你毫无进展,根本就是暴敛天物!还是交出来吧。……”

  风雷台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块大石头上,楚阳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头散发,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凝定!-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

  看着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高手们,楚阳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

  这些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在这时候竟然不约而同的停了手。

  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性,修为再高,人数再多;纵然可以杀我一万次,也不配与我为敌!

  楚阳讥诮的笑着,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发。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自己明明前后考察了三年才确定这上三天风雷台中有第九劫剑的一截剑身,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机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上三天,但为何自己来到了这里之后,却遇到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埋伏?

  今日,自己进入上三天,也才不过第五天而已!刚刚寻找到风雷台,就遭遇了这次伏击!

  自己连续冲了十几次,每一次,都被人挡了回来!而自己选择的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死角!按常理来说,自己绝无冲不出去的道理!

  九劫剑闪亮的剑身,映照着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长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谁得到了九劫剑,谁就能天下无敌!九劫剑之中,就有这个天下无敌的大秘密!据传说,九劫剑的威力,还不止于此。

  这是世间流传的关于九劫剑的唯一的一句歌谣。来处已不可考。九劫剑,一向都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九劫剑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楚阳心中也在疑问。九劫剑,不错,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剑,而且一步一步的寻找到了五截剑身。但他却失望的发现,九劫剑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与九劫剑之间,始终有一道明确的隔阂。无论自己用鲜血浇灌,还是用自己的诚心感悟,都没有丝毫效果。这是为什么?

  极于情,极于剑!自己灭情入剑,以剑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终身孤独为代价,以遍地杀戮为度世宝筏,可惜终究还是不能练成九劫剑,练成九重天神功!!

  是自己选择错误?还是这条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或者说……自己的无情,还未能符合于九劫剑?

  无情剑客无情剑客,剑客若有情,还算什么剑客?剑道武道天道,终究都是无情的……可生死之际的现在,为何却如此动摇?

  看着四周贪婪地盯着九劫剑的目光,楚阳心中苦笑一声。你们只知道得到这九劫剑就能天下无敌,但你们可知道,我为了这九劫剑,付出了多少?

  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

  鲜血在流,楚阳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无情后灭情,在濒临死亡的一刻,他本以为唯一的遗憾应该是有生之年没有达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脑海中竟然冒出来一个,他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身影。

  那红衣飘飘丰姿绝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绝顶的风情,在轻灵曼妙的在自己心里载歌载舞,每一次回眸看着自己,都带着如海的深情……

  “原来,我并没有真正的破情……”楚阳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语道。

  “大家一起上!干脆的剁了他!至于九劫剑,咱们徐徐商议不迟!”一人大声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复一些,就轮到我们大费手脚了!”

  楚阳依然出神的坐着,一动不动,眼神凝视着前方某处,仿佛亘古恒定的苍凉,染血的发丝在他额前飘起……

  脑海中的人儿越舞越是激烈,已经形成了一团红影,飘渺无定,但却红成了漫天红绡,同时一阵曼妙凄凉的歌声从红影之中幽幽传出……

  这是定情之夜,莫轻舞所作的一首小诗。犹记得,当时莫轻舞眼中含泪,眼神凄迷而幽怨,她……早知道自己是用她的情来练功,但她却依然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自己怀中,任由自己尽情燃烧!

  那个兰质蕙心的女子呵……楚阳怅惘的想着,心中酸涩难禁,生命到了尽头,才知真情的可贵……可自己,已经回不了头……

  犹记得,那次莫轻舞最后一次被自己拒绝,心伤魂断之下,魂不守舍,归途遇袭,一代红颜,终于香殒玉消。

  自己闻讯之后,立即赶去,却终究是迟了一步。虽然自己之后将那伤害莫轻舞的世家所有人全都斩尽杀绝株连九族鸡犬不留,但佳人终究不能复生!

  那位绝代红颜,在临死之际,柔柔的躺在自己怀里,对自己说:“楚阳,若是有来生……若是我还能遇见你,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轻舞,你不满足,你有遗憾,否则,你眼角怎会有泪?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佳人脸上,却蓦然垂下的那两滴清泪……配着她临死之际为了怕自己伤心而强行装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样凄艳……

  而现在,轻舞,你到了九霄,我却依然在人世中……但,我立即就能与你生死相随了……生生世世!

  楚阳出神的想着,一向冷硬的嘴角,挂出一丝温柔凄楚的笑容。染血的长发在风中飘起……

  轻舞,你可知,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炼什么剑道,宁可不要什么巅峰,宁可不要报仇,也要与你在一起!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抵得上你满足的那一笑?没有!

  脑海中的曼妙歌舞渐去渐远,莫轻舞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是飘渺:“今生为君舞……生生为君舞……千折心不变……万死犹不苦……不苦……”

  刷的一声金刃劈风照面而来,楚阳神思恍惚,随手一剑格挡,他的心思,还在倾听着冥冥中莫轻舞的声音……此生已了,轻舞,临死前,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吧……

  刀剑加身越来越多,鲜血点点飞出,疼痛一点点从全身各处聚焦,终于将脑海中的歌舞打断!

  楚阳狂怒的长啸!猛然站起,黑色长发激烈飞扬而起!崩碎了发带!他竭斯底里的狂怒起来!

  砰的一声,一剑刺在楚阳胸口。楚阳心头一痛,低头一看,挂在脖颈上的那块玉佩啪的一声就在自己眼前粉碎。玉佩中间,一个“舞”字悄然片片碎裂……

  “杀!”楚阳蓦然抬头,眼中杀机疯狂奔涌,一声狂喝,手中九劫剑突然荡起万道剑光,便如九天闪电突然连成了一片束腰光带!

  所有人都急忙的后退,惊恐的看着楚阳脚下整齐的一圈半截兵器,背心上冷汗涔涔流下。想不到九劫剑一击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他们本以为楚阳已经油尽灯枯,正是放心大胆的时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算,楚阳死了之后,九劫剑该如何处理?如何抢夺?若是落在自己手中,如何脱身?正在一个个紧急思忖对策,楚阳却暴起一剑!而且威力如此之大!

  楚阳浑身浴血,仗剑而立,一声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面前人群,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他的眼神落到哪个人的脸上,那个人就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一下。

  只觉得这双眼睛里,无限的悲痛,无限的绝望,无限的愤怒,还有……无限的杀机!

  不等任何人回答,他就冷厉的笑了起来,缓缓道:“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九劫剑!”

  他本已经受了无数致命重伤,竟然跃了起来!在空中,浑身伤口同时飙血,但他却无动于衷,脸色沉肃,冷冷喝道:

  九劫剑一挥,一道匹练成弧状射出!随着弧线射出,千万道寒芒奔涌而出!这千万道寒芒,似乎带着天地间最古老的苍凉……

  九重天,是这个大陆的名字。历来所有的剑法,从来都不敢用这三个字命名,但这九劫剑法,却直接就是用的“九重天”这个名字!

  楚阳虽然并不能发挥九劫剑法的真正威力,但他领悟这几剑已经很久。这几剑的威力,虽然不如想象中的大,但也远超世俗剑法。

  四周数十位高手,情知这一剑非同小可,无不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竭力的抵御着这一次攻击!每个人的身体都摇晃着,感受着自己手中的兵器,都快拿不稳了。

  第一招未完,第二招已经杀气腾腾的降临!奔涌的光线,便如大海涨潮,无边杀机铺天盖地暴射而出!惨叫声响起,十几位足以独霸一方的高手,同时竭力抵挡,却仍是浑身溅血,狼狈后退!

  这一刻,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现在的楚阳,绝对没有受伤!绝对是完全的状态!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打断了楚阳的回忆,打断了莫轻舞的歌舞,让楚阳完全暴怒,彻底地发挥出了身体的所有的潜力!这是生命的力量,灵魂的暴怒!这份力量,甚至要远远超越他的全盛时期!

  楚阳惨厉的大笑,九劫剑挥动之间,竟然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皇冠!那煌煌的威压,铺天盖地!剑光所指,惨叫声连绵,一道道血箭飞起,一个个人头从脖颈上翻滚下来,宛若打翻了一车的烂西瓜……

  风雷台中央,微微凸起的一块大石头上,楚阳一身黑衣,浑身浴血,披头散发,但脸上,却是恒久的冷漠。眼中神色,依然如磐石一般冷静凝定!-身躯,依然如标枪一般笔直!

  看着四周一片只是呼喊,但却并不冲过来的一众高手们,楚阳脸上露出了一丝讥诮的笑,傲慢而不屑!

  这些人都打得好算盘。他们知道自己现在虽然已经是油尽灯枯,但无论谁上来,都要面对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谁也不愿意当那个垫背的。只盼望有人愣怔怔的冲上来找死。但却谁也不傻,所以他们干脆在这时候竟然不约而同的停了手。

  这样的人,这样的心性,修为再高,人数再多;纵然可以杀我一万次,也不配与我为敌!

  楚阳讥诮的笑着,缓缓坐了下来,脸上虽然仍旧声色不动,口中依然一言不发。但心中,却充满了疑惑。

  自己明明前后考察了三年才确定这上三天风雷台中有第九劫剑的一截剑身,费尽千辛万苦,才终于找机会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来到上三天,但为何自己来到了这里之后,却遇到了如此声势浩大的埋伏?

  今日,自己进入上三天,也才不过第五天而已!刚刚寻找到风雷台,就遭遇了这次伏击!

  自己连续冲了十几次,每一次,都被人挡了回来!而自己选择的这些地方,都是属于死角!按常理来说,自己绝无冲不出去的道理!

  九劫剑闪亮的剑身,映照着天上的日光,便如在半空中画出了一道长虹。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是心头火热。恨不得那神物就握在自己手中!

  谁得到了九劫剑,谁就能天下无敌!九劫剑之中,就有这个天下无敌的大秘密!据传说,九劫剑的威力,还不止于此。

  这是世间流传的关于九劫剑的唯一的一句歌谣。来处已不可考。九劫剑,一向都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想到,有一天九劫剑竟然真的出现在自己面前。

  楚阳心中也在疑问。九劫剑,不错,自己是得到了九劫剑,而且一步一步的寻找到了五截剑身。但他却失望的发现,九劫剑的威力并不是想象之中的大!而且,自己与九劫剑之间,始终有一道明确的隔阂。无论自己用鲜血浇灌,还是用自己的诚心感悟,都没有丝毫效果。这是为什么?

  极于情,极于剑!自己灭情入剑,以剑道入武道,以武道求天道,以终身孤独为代价,以遍地杀戮为度世宝筏,可惜终究还是不能练成九劫剑,练成九重天神功!!

  是自己选择错误?还是这条路根本就是错误的?或者说……自己的无情,还未能符合于九劫剑?

  无情剑客无情剑客,剑客若有情,还算什么剑客?剑道武道天道,终究都是无情的……可生死之际的现在,为何却如此动摇?

  看着四周贪婪地盯着九劫剑的目光,楚阳心中苦笑一声。你们只知道得到这九劫剑就能天下无敌,但你们可知道,我为了这九劫剑,付出了多少?

  一条红色的曼妙人影,似乎在脑海中闪现,越来越是清晰,慢慢的红袖轻扬,冥冥中,似乎有飘渺的音乐响起,而那曼妙身影,就在一片虚无飘渺中缓缓起舞……

  鲜血在流,楚阳清晰地感应到自己的生命在快速流逝,他一生追求武道,入情、破情、出情至无情后灭情,在濒临死亡的一刻,他本以为唯一的遗憾应该是有生之年没有达到他追求一生的至高境界,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此时此刻,脑海中竟然冒出来一个,他本以为早已忘却的身影。

  那红衣飘飘丰姿绝美的身影啊,那一回眸,一扭身……都是绝顶的风情,在轻灵曼妙的在自己心里载歌载舞,每一次回眸看着自己,都带着如海的深情……

  “原来,我并没有真正的破情……”楚阳嘴角露出一丝自嘲的微笑,喃喃自语道。

  “大家一起上!干脆的剁了他!至于九劫剑,咱们徐徐商议不迟!”一人大声叫道:“若不然,等他回复一些,就轮到我们大费手脚了!”

  楚阳依然出神的坐着,一动不动,眼神凝视着前方某处,仿佛亘古恒定的苍凉,染血的发丝在他额前飘起……

  脑海中的人儿越舞越是激烈,已经形成了一团红影,飘渺无定,但却红成了漫天红绡,同时一阵曼妙凄凉的歌声从红影之中幽幽传出……

  这是定情之夜,莫轻舞所作的一首小诗。犹记得,当时莫轻舞眼中含泪,眼神凄迷而幽怨,她……早知道自己是用她的情来练功,但她却依然飞蛾扑火一般的扑进自己怀中,任由自己尽情燃烧!

  那个兰质蕙心的女子呵……楚阳怅惘的想着,心中酸涩难禁,生命到了尽头,才知真情的可贵……可自己,已经回不了头……

  犹记得,那次莫轻舞最后一次被自己拒绝,心伤魂断之下,魂不守舍,归途遇袭,一代红颜,终于香殒玉消。

  自己闻讯之后,立即赶去,却终究是迟了一步。虽然自己之后将那伤害莫轻舞的世家所有人全都斩尽杀绝株连九族鸡犬不留,但佳人终究不能复生!

  那位绝代红颜,在临死之际,柔柔的躺在自己怀里,对自己说:“楚阳,若是有来生……若是我还能遇见你,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看我一眼。我比剑好看!”

  轻舞,你不满足,你有遗憾,否则,你眼角怎会有泪?已经没有了气息的佳人脸上,却蓦然垂下的那两滴清泪……配着她临死之际为了怕自己伤心而强行装出的笑容之上,是那样凄艳……

  而现在,轻舞,你到了九霄,我却依然在人世中……但,我立即就能与你生死相随了……生生世世!

  楚阳出神的想着,一向冷硬的嘴角,挂出一丝温柔凄楚的笑容。染血的长发在风中飘起……

  轻舞,你可知,若有来生,我宁可不修炼什么剑道,宁可不要什么巅峰,宁可不要报仇,也要与你在一起!这世间,有什么能够抵得上你满足的那一笑?没有!

  脑海中的曼妙歌舞渐去渐远,莫轻舞的声音似乎也越来越是飘渺:“今生为君舞……生生为君舞……千折心不变……万死犹不苦……不苦……”

  刷的一声金刃劈风照面而来,楚阳神思恍惚,随手一剑格挡,他的心思,还在倾听着冥冥中莫轻舞的声音……此生已了,轻舞,临死前,让我多听听你的声音吧……

  刀剑加身越来越多,鲜血点点飞出,疼痛一点点从全身各处聚焦,终于将脑海中的歌舞打断!

  楚阳狂怒的长啸!猛然站起,黑色长发激烈飞扬而起!崩碎了发带!他竭斯底里的狂怒起来!

  砰的一声,一剑刺在楚阳胸口。楚阳心头一痛,低头一看,挂在脖颈上的那块玉佩啪的一声就在自己眼前粉碎。玉佩中间,一个“舞”字悄然片片碎裂……

  “杀!”楚阳蓦然抬头,眼中杀机疯狂奔涌,一声狂喝,手中九劫剑突然荡起万道剑光,便如九天闪电突然连成了一片束腰光带!

  所有人都急忙的后退,惊恐的看着楚阳脚下整齐的一圈半截兵器,背心上冷汗涔涔流下。想不到九劫剑一击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他们本以为楚阳已经油尽灯枯,正是放心大胆的时刻,每个人的心里都在打算,楚阳死了之后,九劫剑该如何处理?如何抢夺?若是落在自己手中,如何脱身?正在一个个紧急思忖对策,楚阳却暴起一剑!而且威力如此之大!

  楚阳浑身浴血,仗剑而立,一声眼睛冰冷的注视着面前人群,一个一个的看过去。他的眼神落到哪个人的脸上,那个人就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抖一下。

  只觉得这双眼睛里,无限的悲痛,无限的绝望,无限的愤怒,还有……无限的杀机!

  不等任何人回答,他就冷厉的笑了起来,缓缓道:“好!我就让你们看看九劫剑!”

  他本已经受了无数致命重伤,竟然跃了起来!在空中,浑身伤口同时飙血,但他却无动于衷,脸色沉肃,冷冷喝道:

  九劫剑一挥,一道匹练成弧状射出!随着弧线射出,千万道寒芒奔涌而出!这千万道寒芒,似乎带着天地间最古老的苍凉……

  九重天,是这个大陆的名字。历来所有的剑法,从来都不敢用这三个字命名,但这九劫剑法,却直接就是用的“九重天”这个名字!

  楚阳虽然并不能发挥九劫剑法的真正威力,但他领悟这几剑已经很久。这几剑的威力,虽然不如想象中的大,但也远超世俗剑法。

  四周数十位高手,情知这一剑非同小可,无不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竭力的抵御着这一次攻击!每个人的身体都摇晃着,感受着自己手中的兵器,都快拿不稳了。

  第一招未完,第二招已经杀气腾腾的降临!奔涌的光线,便如大海涨潮,无边杀机铺天盖地暴射而出!惨叫声响起,十几位足以独霸一方的高手,同时竭力抵挡,却仍是浑身溅血,狼狈后退!

  这一刻,每个人都有一种错觉:现在的楚阳,绝对没有受伤!绝对是完全的状态!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打断了楚阳的回忆,打断了莫轻舞的歌舞,让楚阳完全暴怒,彻底地发挥出了身体的所有的潜力!这是生命的力量,灵魂的暴怒!这份力量,甚至要远远超越他的全盛时期!

  楚阳惨厉的大笑,九劫剑挥动之间,竟然好像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皇冠!那煌煌的威压,铺天盖地!剑光所指,惨叫声连绵,一道道血箭飞起,一个个人头从脖颈上翻滚下来,宛若打翻了一车的烂西瓜……

  三招齐出,这片被鲜血染红的地面,又一次变成了修罗屠场!所有这一次围攻上来的数十人,无一例外,尽数倒在血泊之中!

  楚阳落下,一个踉跄!眼神睥睨不屑的看着周围。放眼周围数十丈,已经没有一个站着的人!曾经的高手,曾经的辉煌和荣耀,在九劫剑天地无匹的力量之下,尽数变作了一地尸体!

  “轻舞,不管是天上人间,谁能阻挡我们的相聚?!”他驻剑而立,喘息着,却轻轻闭上了眼睛。他在盼望着,那脑海之中的歌舞再现。但,却没有!

  远方,三个方向,三种光芒同时升起,在空中幻化成三个金色影子!惶惶耀眼,带着不可一世的猖狂。

  楚阳瞳孔收缩,苦笑一声,无力的看着天空三个金色影子,心中一片冰凉。想不到对方真正的杀招,直到此刻才出!

  “好剑法,不愧是毒剑武尊!不过这上三天,却不是你区区一个毒剑武尊能够撒野的地方!”一人和缓的道:“只可惜吾不能与你公平一战,甚憾!”

  随着话声,其余两人一起现身。三个人,都是宽袍大袖,衣袂飘飘,御风而来。姿态潇洒,脸色从容。

  “错,我们并不想要九劫剑。而是想让你死!”三人同时微笑,风度俨然:“不过顺便接手九劫剑,也算得一件意外收获。大收获!”

  楚阳冷傲一笑,挺直了背脊,傲然道:“只可惜你们不了解九劫剑!你们永远得不到的!”

  剑光一闪,楚阳猛的倒转九劫剑,猛的插进了自己心脏!双眼不带半点感情的看着空中三人,喝道:“以我心血,崩毁万劫!九劫剑主,颠倒乾坤!”

  这是唯一他能发挥完全威力的一剑,当初见到剑诀,他就知道这一剑自己能够施展。但这样的一剑,却需要用自己的生命来催动!

  九劫剑突然剧烈的闪亮起来,便如一个太阳凭空出现,凌厉的剑气突然狂暴的爆发出来,狂猛的力量,竟然将楚阳的整个身体催上了半空!

  这是九劫剑终极一招!用自己的心头血献祭自己的灵魂,进而激发剑魂!乃是绝对的与敌偕亡招式!这一招,甚至能够越几级斩杀比自己高强得多的对手!

  “退!”三位王者高手大惊,飞速往外窜去!与他们来的时候那种从容,相差万里!那雍容潇洒的气度,早已点滴不剩!

  轰的一声,一道炽亮的剑芒升腾而起,映的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银白色!三位王者,几乎连招架都来不及,连惨叫都未来得及发出,就灰飞烟灭!

  甚至,他们的王级力量幻化出的金影还在空中闪现,但他们的生命,却已经归为虚无!

  九劫剑剑魂一击,在力量范围内,就连天地也能直接毁灭,更何况只是三位王级武者?

  楚阳突然觉得有些滑稽,不由苦笑。难道这九劫剑天下无敌的秘密就是这个?那么,这大陆第一神物还有什么价值?

  但他隐隐觉得,应该不止如此。但九劫剑的真正秘密,自己已经是没有机会去挖掘了……

  楚阳叹息一声,身在半空,眼睛随意一撇,却发现了一个自己认为绝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莫天机!?”楚阳眼神一直,终于明白。为何自己这么隐秘的行动竟然被人埋伏,为何自己所有的攻击都被人算准了堵截!

  楚阳想要惨笑,想要自嘲,想要……但他终究还是什么都没有做,他已经失去了一切力量,他也来不及思考……

  楚阳的身躯缓缓从空中落下,缓缓倒了下去,便如晚秋飘零的枯叶,倒在尘埃,脸上带着淡淡的却温暖的笑,喃喃的道:“轻舞,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

  既然死不可免,那就以最大的热情和最浓烈的憧憬,拥抱死亡!因为那里,有自己的爱人!

  冥冥中,似乎在一片茫茫无际的皑皑雪地上,长空雪落纷飞,大地银装素裹,一个曼妙的红色身影就在这其中轻盈起舞,似乎在迎接他,又似乎在为楚阳焦急,看不清她的脸,但那温柔缱绻无怨无悔的深情眼神,却是那样清晰……那舞姿曼妙,越来越激烈,直舞的九天九地,竟都是鲜血一般的凄迷冷艳……

  已经闭上了眼睛的楚阳似乎听到冥冥中一个飘渺的声音,带着疲倦与喜悦,似乎等待了千年万载的那种如释重负,低低的说道:“……九劫已成空,生死尚从容;青天犹可补,何必待来生…唉,终于等到了……”

  这声音中,短短的二十个字,竟然似乎经历了无数的沧海桑田,那样的渺不可及……

  接着一道耀眼的光辉从他心脏部位射出,拔地而起,在空中一闪,突然散作漫天刺目长虹,将整个天地一起照亮!让所有看到的人,都睁目如盲!

  风雷台上,风声呜咽,如泣如诉,似乎依然在重复着楚阳那一句话:若是有来生……若是有来生……伴、君、天、下、舞……

  一个声音在自己耳边带着几乎要哭的声音道:“喂……你……你不要吓我,我我……我这么英俊潇洒的人,可不禁吓啊……”

  楚阳心中一阵迷糊,心道,难道我真的还没死么?不过,这在我耳边叫的家伙是谁?可真够极品的,明明快要吓死了,居然还没忘了自恋……

  似乎是见他没有反应,那人又叫了起来:“真的……没气了?呜……”这一声哭却如是拉响了火车汽笛,若是有人远远地听见,定会认为是有饿狼在‘嗷~~~’的嚎叫了一声。

  声音悠长响亮,袅袅不绝。居然有隐隐的回声传来,只不过那回声却真的变成了‘嗷~~~~’……

  真有才。楚阳心中道。他也听得出来,这声音的确是又害怕又悲伤,这却是做不了假的;但这声音……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

  似乎老天爷在造人的时候弄错了,把一副鸭子的嗓子按在了他的身上,而且还是公鸭子……

  大抵在完成之后老天爷又觉得不对劲,于是做了一下补偿,将狼的嗓子也借了一半来……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啊……这样的声音实在是太独一无二了!楚阳心中一个激灵,突然间多年前的记忆,涌进了脑海……

  “只不过是练练棍法而已,你不至于就这样被我一棍敲回去了吧?”那声音颤抖着,显然是吓坏了:“……他们敲了你那么多棍都没事,为啥我敲你一棍你就赖上我了……这这……这他.妈忒不公平了!难道你看我长得英俊潇洒心生嫉妒,故意陷害我的嘛?”

  这是个啥人?居然还在抱怨,抱怨也就罢了,毕竟这种事谁也不愿意碰见不是?可就连抱怨,居然也没忘了夸他自己几句……

  呻吟了一声,楚阳终于勉强睁开了眼睛。实在是躺不下去了,纵然楚阳是一代毒剑武尊,却也受不了这等声音。

  这等带着些许嘶哑的公鸭子嗓子和饿了许久的狼的声带融合在一起的混合音……不要说是人,就连老虎……听久了也得崩溃……

  “醒了醒了,哇哈哈,我就知道,你是被我的帅气惊呆了而不是晕倒了……”那声音继续肆虐楚阳的耳朵:“我就说么,为啥正好好的打着,你居然盯着我的脸就不放了……原来如此!”

  楚阳皱皱眉,脑袋里还在翻江倒海的疼,轻声喝道:“闭嘴!”实在受不了了。你要再说两句,我就往自己心脏上再扎两剑算了。反正老子都死过一次的人了,还得受你这样恐怖声音的折磨,这还有天理么?连死都不让人清静……

  他的声音虽低,却充满了威严。那一股毒剑武尊的森森气度,无形中就散发了出去。那正在喋喋不休的家伙被他这短短的两个字之中蕴含的森严所慑,竟然一下子呆住,说不出话来。

  楚阳猛地睁开眼睛,却觉得眼前阳光耀眼,刹那间眼前金星乱冒。只好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再徐徐睁开……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人的脸。嗯,也就是那位一个劲的在夸他自己英俊潇洒的那位仁兄。没错,此地除了他和楚阳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

  但楚阳一见到他这副尊容,顿时心中涌起一股亲切,同时感觉到一阵啼笑皆非。对‘英俊潇洒’这个词居然用在这个人身上而感到由衷的‘暴敛天物’!

  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的,嘴巴小小的,眉毛也是两道剑眉。而且面容白皙,不胖不瘦。

  但最离奇的地方就在于,他的眼睛虽然大也很有神,但两只眼睛之间的距离,却有些大了,一只眼睛几乎在左耳朵边上,另一只……跟右耳朵做邻居。

  眉毛自然是两道剑眉。只不过却是两把剑,其中一柄剑刺破了苍穹,另一柄剑却斩断了地狱——方向居然是完全相反的!

  鼻子也很挺,只不过……这鼻子也太挺了一些,鼻根就像是一座横断山脉,居然把两只眼睛隔开了!

  就像是一道银河,隔开了牛郎织女,遥遥相望。这样的眼睛,香港本港台开奖直播网应该根据个人的生,就算是做个斗鸡眼……也比较困难额。

  嘴巴也很小,甚至很红润。但一张确确实实的樱桃小嘴长在一个大男人脸上……尤其还是这样一个大男人脸上……

  这样的长相,说是长得有性格……这已经不能形容了!简直是太有性格了,应该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

  谁能找到重样的一个人……额,楚阳觉得自己简直可以膜拜那个找到的人,这难度太大了。

  “谈昙?”楚阳浑身酸疼的要命,脑海中,也似乎有数柄刀在猛搅,头颅如要爆裂一般,但他却极力的控制住,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谈昙,你还是这么碎嘴加自恋!超级的不着调。”

  这个人,正是楚阳幼年好友,师弟谈昙。谈话的谈,昙花的昙。这名字,实在是让人很有感觉。

  谈昙,楚阳死党,两人都是孤儿,或者说是弃儿,被师傅捡回来抚养长大。在楚阳十九岁的时候,谈昙外出,便突然传来身死的消息。一直到现在,楚阳都不知道,当时的谈昙,为何而死,仇人是谁?!他调查了很久,却始终没有半点消息。

  谈昙当年的死,给楚阳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大极。让他当年本就孤僻的性格变得更加孤僻沉默……

  刚才闭着眼睛只是听着这声音,楚阳已经确定。睁开眼睛扫了一眼,几乎就在一瞬间,就知道了自己现在在什么地方。

  天外楼,后山,紫竹林。这个场景,乃是十六岁时,自己与谈昙切磋棍法,自己突然愣神,才被谈昙收手不及一棍敲晕过去。

  楚阳游目四顾,再看了一圈之后,终于确定了,自己的确是重生了!回到了十六岁的时候。这种完全不可能的事情,此刻却真实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以楚阳坚韧的神经,竟然也突然惊喜地呆住了!

  楚阳愣了半晌,才回复了过来,深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如沸的情绪,脸上却是泛起了一片潮红,只觉得心脏擂鼓一般激烈跳动,几乎从口中跳了出来。

  回过头,细细的审视着这失而复得的兄弟,楚阳眼中射出浓厚的感情,声音有些隐隐嘶哑,却是调笑道:“谈昙,我终于知道当年你被抛弃的真相了……”确实,若是生出这么一个家伙……不吓的脱手飞出,那神经该多坚韧啊。

  谈昙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居然有些羞羞的道:“原因应该就是我长得太帅了……而你被抛弃的原因,我估计就是太丑了……”

  一直到了后来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切磋失手,而是被人下了毒!导致在某一个时间段,浑身**!

  那给自己下毒的人,远远不止自己一个目标。他的原本打算是,算准了时间,让谈昙直接一棍打死自己,那么谈昙也完了……

  宗门之中,互相切磋是常事,但打死了人,却是大事情!谈昙被逐出师门,也是肯定的事!

  但下毒的这人完全没有想到,在这个时期,谈昙虽然表面上与自己旗鼓相当,但实际上功力却超过自己。与自己对打,始终保留几分余力。

  在最关键的一刻,他虽然仍旧是收手不及,但却来得及将棍上的力量卸去了大半。导致自己只是轻伤!

  自己师父门下,连自己在内,加上谈昙,一共三个弟子!下毒的人,就是大师兄!石

  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如寒冬般肃杀,越来越冷。一股隐隐杀机在他身周氤氲浮动,谈昙就在他身边,不知为何,竟然在这炎炎夏日突然感到寒冷刺骨,忍不住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师傅得到了宗门下发的一颗“春秋丹”;春秋丹,顾名思义,服用者,可增加一年精纯功力!

  是师父这次完成了宗门的任务,所获得的奖励。记得师父曾经说过,他再吃这种药也没有用处,所以,就想在自己师兄弟三人之中,选一个服用。

  春秋丹,楚阳心中一阵悲哀,这种在上三天扔了都没有人拣的垃.圾货色,却成为大师兄陷害此次自己两人的理由!

  直到谈昙突然出了意外身死,自己有一次去拜祭谈昙的时候,却无意中看到大师兄也在,而且对着谈昙的墓碑,说出了这件事被自己偷听到,自己才知道,这位自己和谈昙一向尊敬的大师兄,竟然是如此卑劣的一个人!

  石千山,身材瘦削,看起来很精练,二十三四岁。平日里,对楚阳和谈昙都是极好,平时看来,这个大师兄,几乎比亲哥哥还要亲。

  却没有想到,这一切竟然都是假的!他自始至终,都是在利用楚阳和谈昙!他平时的伪装,全为了在关键时候踩掉两人,独占师门的修炼资源!

  石千山为何要这么做,楚阳也知道原因。他乃是千方百计,要进入天外楼内门,获得内门弟子资格。然后成为整个天外楼内门弟子的大师兄,进入天外楼七阴汇聚之地!

  楚阳三人,乃是天外楼之中的外围。按照常理来说,绝对没有可能进入内阁。石千山想要进入,必须在一次一次的宗门弟子大比之中脱颖而出,直到最后!

  所以这春秋丹,虽然仅仅能提升一年精纯功力,但对这些年轻弟子来说,一年的精纯功力,却足以将同级的师兄弟抛得远远地!

  前一世,石千山成功了。他从现在的外围弟子的身份,一步步往上爬,最终终于是进入了内门,有了角逐大师兄之位的资格。

  但就在四年后,天外楼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被各大门派联手围剿,一夜之间灰飞烟灭!

  而楚阳重伤之下昏迷了过去,被重重尸体压在下面,等到醒来,已经是三天后。

  当时天外楼到处烈火熊熊,还未燃烧完毕。天外楼的主楼,在三天剧烈地燃烧之后,终于完整的倒塌,险些将当时不能动弹的楚阳砸在下面。

  但在倒塌之后,在地基深处,却露出了一截剑尖,闪闪发光!似乎带着魔鬼的诱惑……

  楚阳撞大运一般的得到了九劫剑剑尖,从此才开始了他的崛起之路……而那时候,他已经二十岁!

  楚阳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喃喃的道:“这七阴汇聚之地,石千山,这一世,可是我的!”

  既然重生,既然提前了四年,那么这四年怎能浪费?一定要提前得到九劫剑!而要得到九劫剑,就必须进入内门,获得大师兄资格,然后进入七阴之地!

  “你说什么?”楚阳的声音极低,谈昙根本没有听见,只是见他嘴唇嚅动了一下,不由问道。

  “我说……这天真蓝!这地真厚!这紫竹真好看!这花真香!谈昙你长得真潇洒……哈哈哈哈……”楚阳一跃而起,突然放声大笑,笑声清越,远远传了出去。

  我要让你知道,你比剑好看!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人世间,你最好看!你最好看!

  楚阳第一时间转过头去,平静的看着这张温和的笑脸,他分明清晰地看到,在石千山眼神深处,闪过一丝失望和懊恼。

  但随即石千山就露出一脸的怒容,喝道:“你们怎么搞的?楚阳,你的头上怎么回事?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们,师兄弟之间切磋练功,点到为止点到为止!用这么大的力气,谈昙,你想把楚阳打死不成?”

  谈昙有些畏惧的看着石千山,满脸惭愧,张了张嘴,呐呐的道:“大师兄,是……是我的错……我我的英俊潇洒震惊了楚阳,他……他愣神了……”

  “你们呀你们呀……真是不让我省心。”石千山恨铁不成钢的叹了口气:“啥时候才能让我和师父放心啊,这么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

  说着快步走了过来,一脸的关切,在走动的过程中,已经“刺啦”一声,将自己内衣扯下来了一块,来到楚阳面前,一脸的怜惜:“疼么?别动,我给你包扎一下。别乱动,这几天别到处跑,免得伤口进了风……”

  细心地用自己的衣襟给楚阳擦干了血迹,然后包扎了起来,用力轻柔,最后才放心的看了一遍,舒了口气,道:“唉,若是师父见到,定然又要怪我照顾不好两个师弟,你们俩呀……”一边叹息一边摇头。

  “大师兄……我们错了……”谈昙难受的道:“对不起。我以后和他打,就蒙着脸好了……”

  “你有啥对不起我的?唉,这么大的伤口,搁你身上你痛不痛?”石千山怒道:“你对不起的是楚阳师弟!”

  对谈昙的自恋,石千山隐隐从眸子里露出一丝鄙夷。这样的丑八怪,居然能自恋到这地步?实在是匪夷所思。

  石千山说话的时候,每一句话,让人听起来,都像是简直是从心底说出来的。而且眼神绝不退缩,直直注视着对方的眼睛,眼神坦荡,一看就知道胸怀磊落,所作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

  “是,是。”谈昙连连点头,满脸的内疚惭愧。在大师兄满怀关切的责问之下,直觉得无地自容了。无奈的摸摸脸,哀怨的叹了一声,觉得自己这样的英俊潇洒,帅的这样惊天动地,实在是祸国殃民不可原谅的事情……

  楚阳心中一阵叹息,这个石千山;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口气,都是那样的真挚,毫无破绽。若自己不是重生回来,绝对会被他骗过去……

  难怪此人在前世能够一直从外门弟子脱颖而出,一路青云直上,直到最后竞争大师兄的位置!

  若是天外楼没有被灭,楚阳可以肯定,最后的内门大师兄位置,绝对是石千山的囊中之物!

  这等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本事,实在是太难得了!简直是天衣无缝!别人永远不知道,他心中想的是什么。

  难怪前世他能够在进入内门之后,在极短的时间里,就获得了宗主乌云凉之女乌倩倩的芳心……

  乌倩倩号称是天外楼第一美女,追求的人何其多?但石千山貌不出众,却是不声不响的就虏获了这位天之骄女的芳心!当时这事一传出,整个天外楼都震惊了!

  不过这一世,石千山想要再轻易地做到……可就难了。因为,在他面前还有我楚阳!他的一切阴谋,在我面前,都形同虚设!

  楚阳一笑,正要迈动脚步,突然一怔,从自己丹田之中,冒出来一股极度饥饿的感觉。或者说,是一种很迫切,很迫切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肚子饿……也应该是肚子的事吧?或者是胃里难受,为啥丹田也饿了?

  以楚阳的定力,竟然也是绝对无法忍受!楚阳实在忍不住,心神沉浸,运起功力内视过去,一看之下,楚阳险些惊呼出来!

  在自己丹田的中间,竟然出现了一把虚无的小剑的影子!色泽黯淡,只有一个指头肚大小,剑身上,清晰可见有八条裂痕!

  那种渴望至极的召唤再次泛起,楚阳仔仔细细的感觉了一番,果然,不到一会儿工夫,那丹田之中的黯淡的九劫剑再次发出一种强烈的召唤意念……

  似乎是一个饿得不行了的婴儿,在使劲的乱蹬着腿嗷嗷哭闹着要吃奶的那种感觉。楚阳被自己心中泛起的这种感觉汗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这种离谱的感觉是怎么产生的。

  意念一接触,那暗淡的九劫剑影发出一种淡淡的抗拒和好奇,似乎一个婴儿,在睁着无辜的眼睛看着自己,眼神里面有渴望,有陌生,还有期待……

  楚阳心中没来由的泛起一阵怜爱,轻柔得用自己的意念包裹过去……这次那剑影只是轻微的抗拒了一下,就解除了防备。

  九劫剑最后一招,本就是禁忌之招。与敌偕亡,而且,先杀己,再杀敌!唯有存有这样的决绝意念,才能施展出来!

  历任九劫剑主,都只是按照修剑的道路去修炼;而得不到九劫剑的认可!因为,完全将自己当做一柄剑来修炼……那么,会得到的是什么?

  剑,本就是无情的。所以他们在这样的驱使之下,自然而然的就会选择无情剑道!

  所以,历届九劫剑主,不过都是“剑奴”!包括楚阳的前世,也只是剑奴而已!剑的奴隶!

  除了楚阳之外,历届得到九劫剑的人从来无人敢使出这一招!而等他们寿元到了终限或者意外被人杀死,九劫剑就会自动分解,再度回归残片状态,散落在大陆各处,静静地等待着真正的主人,期待有朝一日,可以登上九劫剑辉煌的巅峰,开启它真正神圣的宿命……

  所以,楚阳者不顾一切的最后一招,才导致了剑魂完全激活,住进他的丹田,而这九重天大陆的第一神物,也从那时候开始,才真正的有了主人!

  现在,这九劫剑的剑魂,就像一个嗷嗷待铺的婴儿,正在迫切的需要九劫剑各个碎片和这天地灵气的滋养!所发出的这种迫切的情绪,也正是催着楚阳去找寻九劫剑的残片!找寻九劫剑需要的营养……

  楚阳的心神沉入丹田,用自己的心神,将那柄黯淡的剑魂包住,全心全意的付出抚慰之意……

  过了一会,九劫剑意似乎感受到了楚阳的真心,慢慢地安静下来,虽然还是有些不情不愿的意思,但却不再发出那种渴望的召唤了……

  似乎一个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小孩子,却又懂事的不再强行吵闹,只是扁着嘴,含着泪花儿,委屈的注视着自己的父母……

  楚阳心中浮起一阵怜惜之意,在这样的情绪之下,居然心中有一股惭愧的意思冒上来……

  控制住兴奋的情绪,长长舒了一口气。睁开眼睛,却看见石千山正在自己面前看着自己,眼眸深处,竟然有丝丝兴奋。想必是以为楚阳出现这样异常乃是受伤所致。见楚阳睁开眼,那眼底的兴奋一闪而逝,却关切的道:“楚师弟,你怎么了?”

  “没事。只不过……刚才突然有些想放屁,额……不过顾及到大师兄你就在跟前,没好意思,使了好大的劲才憋回去了……”楚阳意味深长的看了看石千山,认认真真地道。

  “呃……”石千山脸色一变,讪讪地道:“这个……很难受的吧……”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究竟是劝他放出来好呢……还是就这么憋着……

  楚阳心头一阵暗笑,他似乎觉得,自己的心态,在悄悄地起着变化,似乎和前世的自己,不大一样了……

  前世,自己是在四年之后,才得到九劫剑的剑尖。而且自己一生都不知道,九劫剑竟然还存在这样的一个剑魂!

  一步一步向着紫竹林之中的房舍走着,楚阳的思想似乎也在这一路之上,持续地完成着蜕变。

  那只存在于记忆中的房屋,自己每走近一步,都感觉自己的灵魂震颤一次,然后一种崭新的心情和感悟,就会从心中升起来,慢慢的,心中竟然充满了渴望。

  既然回到了十六岁,那么不管是重生还是什么,自己现在已经不是那位毒剑武尊了!自己,现在就是楚阳,一个少年!孱弱的少年!

  在自己成长起来之前,在这个大陆上,有无数的人可以置自己于死地!若是心理上还将自己当成前世的武尊高手,实力不相配的情况下,那么自己将会死得飞快……

  只有楚阳知道,武尊,在这下三天或者可以威风一世,但到了中三天,就多少有些束手束脚,需要小心行事。而等到了上三天……

  唯有忘记前世所有的荣耀,从头做起。一步一步,持续的登上巅峰,才是正道!那么,第一步,就是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天外楼内门弟子的大师兄,进入七阴之地,获得九劫剑第一截剑尖!

  三人同时停下脚步,却是已经到了紫竹园。看着这聊聊的几间只存在于记忆之中的房屋,楚阳的眼中,射出了浓烈的感情,不由驻足站定,只觉得心中的感情潮水般奔涌了起来。一时竟然不可遏制!229900夜明珠预测


挂牌| 最快开奖结果现场直播| 2017开奖记录开奖结果| www.888267.com| 00901彩霸王本港台|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 六合马会开奖结果| 六合宝典图库| www.47688.com| www.eee456.com| www.1335200.com| 748182.com|